十三先生

沉迷吸鸟

狼犬(上)


宁河虽为皇子但是在硕大的皇宫内几乎没什么存在感,没办法。
这个皇帝太能生了,宁河排行十四后面还有七个弟弟妹妹。而宁河的待遇在这么多皇子皇孙之中是最差的,血统问题,他娘是一个空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异常痴傻的女人。
要不是皇帝在睡完后心里有愧,他宁河也生不下来——早早的就连母带子一起被那些妃子给害死了。
可惜他娘终没挺过来,生下来他之后就去了,所以在宁河的记忆里,‘娘’只是一个概念词。
“真傻。”他总是这样评价道,“为了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他也不是没想过他娘假如还在会怎么样,会不会温柔的摸摸自己的头,在自己犯错的时候打骂自己……
不过皇帝也没亏待过自己,虽然生活条件是简陋了点,但是该少的也没少,父爱那种东西皇宫里根本不存在,他也没必要奢求。
他有大黑和锦瑟就够了。
锦瑟其实是他娘的陪嫁丫鬟,忠诚且刚烈,在硕大的皇宫辛辛苦苦将他从小养大,年前患病去了。临死前死抓着宁河的手不放,“少爷……奴婢怕是不能服饰少爷了……还请您多保重……奴婢要去找小姐去……了……”
话还没说完头一歪,就这么死了。
手被你抓的可真疼啊……
宁河整理着锦瑟的衣衫,手不住的颤抖着。
你看我都疼哭了……下次轻点抓啊……
他只剩大黑了。
大黑算是他娘给他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了吧,一条傻狗,黑不溜秋的,天一黑便找不到了。
从小到大一直陪着自己的就是它了,整天最喜欢的事不是追着尾巴转圈就是啃着根棍子,啃的上面满是口水粘粘哒哒的。
大黑虽然傻,但是异常凶猛。谁要是欺负自己了,来一个咬一个,来一对咬一双,咬的人屁滚尿流,连连逃命。
所以也没什么宫女公公敢来找宁河的茬。
“咱俩以后就相依为命了啊。”,埋葬好了锦瑟,宁河蹲下拍拍大黑的头,一脸凝重。
大黑瞅了他一眼,低头接着啃棍子。
气氛全无。
“蠢狗。”,宁河轻笑道,“我去上课了,乖乖看家。”
“汪!”
去上书房要路过一片梅园,正是冬末时节,红色的梅花落了满地,鲜红一片。抬脚,一片风刮过,迷了眼睛。宁河缓缓踏过,正如他将来踏入战场时的场景,鲜血流了满地。
残忍而美丽。







这是我做的一个梦,实在是很想写下来,应该是短篇……吧?

写文总是在死扣细节orz,结果就是拖稿啊拖稿,而且还短小……没救了……
陷入自我怀疑状态……

池中物(2)

万元二十年金天凉月,正是举办祭典的日子。四国之君早早来到了四国交界处——秋水镇,恭迎祭司的到来。
然而过了两天,祭司大人却迟迟未到,虽然祭典才刚开始准备 ,但仍是让人忧心不止。
“祭司大人按往常应该早已抵达,不会出什么意外了吧……”,老妈子的北宛国国主不住担心道。
“别乱说 。”赤松国国主轻抿一口茶水微笑道,“祭司大人的行动岂是吾等能猜测了的。”
  “请各位陛下放心。”有女儿国别称的华风国国主抚了抚裙摆捂嘴娇笑道,“朕特地在镇外安排了探子,一有祭司大人的消息立刻便会即可禀报。”
“哼!”最看不惯华风国开放作风的云落国国主将茶杯重重放下冷声喝到,“最好如此,不然祭司大人出了事拿你是问!”
“呵呵,别那么凶嘛……”
但实际上我们的祭司大人在哪呢……
“师傅,这里我们已经经过十六次了。”
白衣白发的小童面无表情的提醒道。
身着青色道袍走在前面的青年扭头委屈道,“小小年纪真不可爱,这么多年没来大陆为师不记得路也很正常,而且现在最重要的难道不是为师饿了吗……”
“师傅。”小童严肃提醒道,“要不是您这走一路吃一路银子也不会花的如此之快。”
“……”祭司大人的目光飘远。
“师傅!”

“哇!乖徒!看这里躺了个人!”完全没听到自家徒弟提醒的不靠谱祭司大人蹲下身来,戳了戳那人问道,“喂喂,死了没。”

日期我瞎写的,请不要在意_(:з」∠)_

池中物

occ我的
小学生文笔。
文章短小人不短小。
就是这样

1.
镇子不远处的山上,金水寺如往常一样空气中弥漫着好闻的香火味,蜡烛缓慢的燃烧着,化为细长的烛焰。寺庙内室,一位长者身披红色袈裟,敲击着木鱼念念有词。
忽的,一阵敲门声从外面响了起来。
“方丈大师。”那人停顿了一下开口说道 ,“我……是来告别的。”
“哦……那进来吧。”方丈缓缓睁开了眼睛,敲击的木鱼声也戛然遏止。
“大师。”那人跪在方丈面前,缓缓俯身将额头贴在了地上,“牧池今后就要出门游历了,特来……向方丈大师告别。”
“你也长大了呢。”方丈的语气中充满了怀念,“那时你还只是个小婴儿,被我在河边捡到,也不怕生就这么冲着我笑……”
“你天生血煞之气浓重,寺庙不能留你做佛家弟子,然而你却每天跑到我这里来,也不吵闹就这么静静的听着我念经……”
  说着方丈从袖中掏出了半块子辰佩摩挲了一下便递给了牧池,
“你就要出门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是当年捡到你时你怀里抱着的玉佩…我原本想着等两年,等你长大了再给你的……罢了,你且去吧。”
方丈双掌合十道,“我会在这里为你祈福,阿弥陀佛。一切都是缘分,愿你一切安好……走吧……”
“大师您保重!”,牧池满脸不舍,头颅重重的磕下,起身拿起行李,转身离开了这个养育了他十二年的地方。
与此同时,大陆之外的一座神秘的岛屿上,一名英俊男子带着一位小童缓缓踏上了岸边的小舟,继而消失在海上雾里。
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池中物

将军攻×祭司受
虐文(大概)
文短小人不短小。
小学生文笔,接受各种意见。
occ我的错
以上就是这些,现在我们开始_(:з」∠)_

楔子
一片神秘的大陆上,四个国家坐落于此和平相处了千年之久。
每十年,大陆便会举行一场盛大的祭典,而这时四国之君将亲自迎接那位祭司大人的到来。
传说祭司大人不仅可以保佑大陆的风调雨顺,更是可以预算天命,推演命数。
经过千年,这每十年一次的祭典早已刻入人民的内心,化为信仰不容置疑。
但,万事总有一害。
祭司大人至高无上的地位和神秘的占卜之术也引来了不少贼人的觊觎。
幸好,没人知道祭司大人的行踪,也没人知道祭司大人究竟会去哪里……

开一个四国的梗_(:з」∠)_
打算写虐……只擅长写甜文这次挑战难度_(:з」∠)_
祭司×将军
最后将军战死沙场还是祭司死翘翘嘞_(:з」∠)_
@碟酱 给我提点梗_(:з」∠)_

日常瞎画

随便涂涂

一只小周。
(笔刷好难用……果然还是手绘舒服……)

接下来画老叶!好喜欢小周和老叶之间的气氛!周叶!周叶!
(老叶的嘲讽脸要怎么表现出来是一个问题……)
旁边的人居然问我画的是不是鸡!过分!

古老的房子,以木为窗,以石为墙。岁月的痕迹遗留于上,寂寥,美丽。
很可惜这些,以往的那些年经常可以见到但是现在却所剩无几,而遗留的也马上就要消失,换作冰冷的水泥砖头矗立在此。
没有什么抗拒,有的只有惋惜,仅此而已。